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司概况

紫金矿业风雨二十年:从县级企业崛起为中国黄金龙头

  早春二月的正午,上杭城区碧波荡漾的汀江上,空气中混杂着泥土和青草的气味。从紧靠大榕树码头掩映在花丛中的“临江楼”故居向江中望去,河对岸书写着“ZiJin,和谐创造财富”的巨幅广告牌下,福建省汀江水上运动中心训练基地的十几位皮划艇运动员已经在水中训练了数小时。

  20年前,36岁的闽西地质大队紫金山金铜矿勘查项目负责人陈景河在基本完成勘查任务后,就在这座红色小城接手了上杭县矿产公司。这间资产不过200多万元、利润仅4.5万元、职工十几个人的小厂子,当时靠着收购经营一些零星的矿产品勉强维持;20年后的今天,这家县属企业已经在闽西红土地上崛起为资产678亿元、利润86亿元的中国金属矿产资源储量最多和矿产金产量最大、矿产铜第二的矿业龙头企业,在全球范围内控制着1.2万亿元潜在价值的资源储备,其利润总额连续多年占全国黄金企业利润总额的近1/3……

  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中,紫金矿业集团董事长陈景河却一再强调,自己现在带领2.3万多员工面对着与20年前相似的命运创业。“(2013年)公司将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正式开始新一轮创业。”如此严肃的话语源于三年前那一场突发事件的沉重打击。

  2010年7月3日,持续强降雨后,紫金矿业旗下的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发生渗漏,池内酸性含铜污水渗入汀江。这就是一度在全国范围内成为舆论焦点的紫金矿业“7·3”重大突发环境事件。两个半月后接踵而至的是“9·21”事件,受“凡亚比”台风极端气候影响,广东信宜紫金银岩锡矿高旗岭尾矿库漫坝决口,造成当地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在陈景河的追述中,三年来,对因两次事故处置和企业整改付出的超过10亿元的巨大投入,自己无怨无悔。比如,在离汀江两百多米处,紫金矿业花费6250万元建造了一座7万立方米混凝土浇筑的、被整改验收专家认为全国矿区绝无仅有的垂直截渗重力坝;在紫金山铜矿湿法厂110个工作岗位中,设置了30个环保岗位;在事发处立了一块近两米高的“警示碑”,将“7月3日”定为整个集团的“环境安全日”,将7月定为“环保月”,每年此日此月纪念……

  1月25日,紫金矿业发布公告,经过中国有色工业协会专家组两轮整改评审验收合格,上杭县政府批复同意因污染事故而关停两年多的紫金山金铜矿湿法厂恢复生产。1月31日,福建省省长苏树林在省两会龙岩团审议讨论中告诉陈景河,“紫金一定要走出去……支持你发展做大,不能因为出了事以后就一棒子打死,要挺直腰板,不要灰溜溜。”

  紫金山“绿色防线”事件的事发地紫金山金铜矿湿法厂。在距离汀江260米的现场,最先看到的是坝高31米、坝长187米、坝顶宽5米的垂直防渗墙(即重力坝)。

  按照设计,工程清基至地下197米,坝基深入中风化砂质板岩内1米,大坝坝顶标高227米,最大坝高31米,基坑土石方开挖量约27.8万立方米,浇筑混凝土约7.05万立方米。同时,为了彻底隔绝地下水通过坝底基岩渗漏,在坝前基岩下方帷幕灌浆,再辅以2mmHDPE膜沿垂直方向设置到重力坝顶部,实现垂直防渗。

  事实上,这只是紫金山同康沟谷的第三道防渗墙。整个防渗墙系统,除了有效控制废液流散,同时设置了收集导排检测系统,智能控制污水液面,使地下水位远低于汀江水位,确保了地下水及汀江不被污染。这座耗资6250万元的重力坝,以及四层高标准的水平防渗系统,同样给1月10日对整改方案建设工程进行考察评估的中国有色协会专家组留下深刻印象。目前,这套创新的立体防渗屏障系统已经成为行业内新技术标杆而被观摩推广。

  采访中,本刊记者了解到,“7·3”事件前,紫金矿业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创新的全套环保清洁生产工艺。早在2008年,紫金山矿区就已经实现了固体废弃物的减量化、资源化和无害化。在冶炼方面,通过自主创新的无氰高温高压解析电积冶炼工艺。同时,在冶炼和选矿上基本实现了废水废气的零排放。2008年成为我国第一家万吨级生物提铜冶炼厂,其生物提铜技术国际领先,减少耗电55%,减少二氧化碳排放63%,减少二氧化硫排放66%,减少耗水80%,成本降低60%,项目获得福建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并且通过了国家科技进步奖的审查,在即将颁布前夕,“7·3”事件发生了……

  其一,事故发生后,汀江流域水质铜浓度检测到的最高数据为0.96mg/L,低于1.0mg/L的国家类水质要求,也低于世界卫生组织饮用水水质规定的2.0mg/L,以及美国饮用水标准的1.3mg/L和法、日、加拿大等国的1.0mg/L;其二,在8批次的鱼类样品检测中,铜含量横桥码头库湾草鱼最高为0.409mg/kg,远低于国家标准规定的50mg/kg限量。

  至于当时出现的大量死鱼现象,陈景河只讲了一个事实,“事件发生后,死鱼全部来自网箱养殖,基本没有发生野生鱼死亡现象。后来及时割破网箱后放出的鱼,都存活得很好。”本刊记者调研中了解到,“7·3”事件前的6月份,福建西部地区发生了百年一遇特大洪水,加上高温和高密度养殖网箱缺氧,非常容易导致网箱死鱼现象。而且,早在2009年省政府就因网箱养殖过度造成污染发文要求包括汀江在内的江河取缔投饵类网箱养鱼。如果落实了,也不会出现网箱死鱼。

  “2010年对企业的打击非常沉重。过去市场形象和口碑都非常好,但从另外角度思考,可能正是过去发展太顺利了,思想意识和发展认识上都存在差距,首先设防标准上就有差距。”不论怎样,他认为包括自己在内的整个集团必须承认的事实就是,紫金曾引以为荣的安全防线被一场始料未及的暴雨攻破了,天大的责任和压力也必须承担下来。

  现在,他有一个观点,环境保护、慈善捐助在优化企业发展环境方面加不少分,但对矿业企业而言,“把废水、废气处理好,才是最大的社会责任。”实际上,无论是8.3亿元投资搞出的“不可复制”的整改方案,还是6250万元修筑的“绝无仅有”的重力坝,已经清晰地表达出了这位客家人心中重新崛起的倔强和狠劲。目前,紫金已经主动提高了矿山行业设防标准,确保在极端气候条件下的环境安全。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一周人气文章排行榜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一周推荐文章排行榜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 1
  • 2
  • 3
  • 4
  • 5

网站简介版权所有